主欄目: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主頁 > 公司新聞 > 海外公司新聞 >

2010年中國企業海外并購交易額居全球第二

來源:注冊公司??點擊率:次?日期:2011-08-05 22:22

2010年,中國企業延續金融危機以來強勁的海外并購勢頭,在能源礦產、制造業和服務業等諸多領域完成了數百宗高達幾百億美元的跨國并購。持續強勁的資本輸出過程,也正反映出從賣方中國到買方中國的轉變。2010年,中國企業借助收購海外企業來實現向價值鏈上游發展的意愿更加凸顯。

中企海外并購額已居全球第二

根據摩根大通的一項統計,在2010年上半年,中國作為收購方的并購交易額排在美國之后居全球第二位。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師徐衛卿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綜合來看,隨著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及企業實力的增強,國內不少民營公司和國有企業坐擁巨額資金,企業壓抑的并購需求在金融危機后得到了釋放,中國企業走出去參與海外并購重組已成為一種必然的趨勢,未來幾年必將保持高增長。

“假如說沒有中國,吉利并購沃爾沃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國的市場,因為中國的用戶,因為中國的力量,因為中國的形象、中國的地位發生了一場巨變……”今年9月,吉利汽車董事長李書福在一次演講中說。

吉利對沃爾沃的收購跨越了2009年和2010年兩個年份,這個“蛇吞象”的故事在中國企業海外并購史上劃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折射出中國資本厚積薄發的巨變。

湯森路透數據顯示,今年前11個月,中國跨境海外并購(中國企業為收購方)占總額11%,比去年同期增長32%,出境并購金額473億美元;另據Dealogic數據顯示,今年前11個月,中國企業總計以近500億美元收購了280家外國企業。根據清科數據中心的統計,2010年前11個月,中國企業海外并購案例數為55起,并購金額約為216.89億美元;從2009年第二季度起,中國企業海外并購已在交易數量和金額上全面超越外資并購,成為跨國并購的主流。

多家機構的統計數據雖有不同,但都反映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中國企業正從以往主要擔當資產被收購的角色逐漸變成主要的資產收購方。

“中國作為傳統的主要外資接收國,如今正在成為新興的對外投資主體。”聯合國貿發會議投資和戰略規劃主任泰斯法楚表示,金融危機以來,全球投資都經歷了嚴峻的考驗,而中國無論是作為資本吸收方還是作為資本輸出方,都一枝獨秀,尤其是中國的對外投資在最近十年來正在以年均約80%增長的速度飛速增長。

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黎雪榮也表示,中國作為逐步由發展中國家向發達國家邁進的經濟強國,利用自身的特有優勢和歷史性機遇,走出去組建國際級的龍頭企業,這是中國經濟持續高速發展的關鍵所在之一,明年中國企業海外并購仍有望保持高增長態勢。

“即使按照年均30%的增速保守測算,到2015年,中國每年的對外投資就將達到3507億美元,將成為世界第一大對外投資國。”對外經貿大學中國FDI研究中心主任盧進勇說。

“2005年以制造業為主,2006年電子信息產業并購開始嶄露頭角,2007年金融業并購興起,而2008年至2009年則為采礦業并購為主。”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黎雪榮為《經濟參考報》梳理了近幾年海外并購的行業路線圖。她表示,2010年海外并購仍然是以資源為主,但一個新特點就是,服務外包、汽車、服裝、醫療和化工等行業的海外并購開始興起,第三產業并購比例上升,表明我國企業海外并購的領域更加廣泛與多元化。

以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及寶鋼、中鋁等公司為主的大型國有企業不斷在國際市場出手。2010年,這些中國企業在國際采掘業的各種投資活動依然受到矚目。從2005年初至2010年上半年,中國企業收購海外礦業資產共成交91樁,總價值達319億美元。

中國國內的制造業企業也開始越來越密集地“走出去”,而且它們的投資規模不斷擴大,并日益引起國際關注。吉利以18億美元完成對瑞典沃爾沃的收購是2010年中國制造業海外投資最具有標志意義的案例。此外,三一集團即將成為中國首家在德國投產的工程公司,預示著中國快速發展的工業企業也對歐洲工程市場發起了攻擊。除了制造業外,包括金融、碼頭、電信等行業在內的中國服務業海外投資也十分活躍。

從投資主體來看,中央企業繼續保持主導地位,民營企業的境外投資增勢強勁。隨著中國市場經濟的日漸成熟,各類成分的有競爭實力的企業正逐步在國際并購領域嶄露頭角,呈現出中國企業海外并購在體制上的多元化趨勢。

“以吉利收購沃爾沃為標志,中國企業‘走出去’方式正從過去的買資源、買產品,轉變為買知識產權。”北京產權交易所董事長熊焰表示。過去一年的收購案例顯示,中國企業海外并購形式從原來僅僅是參股,到逐漸參股與收購并舉,這說明中國企業海外并購逐漸深化,中國企業不僅僅獲得資源、獲得產品,還要參與企業決策。

成功率不及50% 并購風險須警惕

雖然成績不菲,但中國企業的海外并購之路也絕非一帆風順。據德勤2010并購報告統計,超過50%的中國企業的海外并購交易未取得成功,無法達到增值的底線,充分表明海外并購交易非常復雜,而且具有難度。

11月初,距離8月2日吉利與福特完成交割、把沃爾沃正式收入旗下剛過3個月。吉利-沃爾沃董事長李書福首次在公開場合表明自己與沃爾沃管理層之間存在分歧。

“由于我是中國人,對中國消費習慣了解比較多,現在國內很多車越造越大,沃爾沃在中國或許也可以造大一點。”李書福說,但沃爾沃高層的意見恰恰相反,即主張小型、節能、環保。而在沃爾沃的品牌定位上,雙方存在分歧也逐漸顯現。

“以前我們認為,將歐美的汽車技術和中國巨大市場潛力、低廉的制造成本結合起來,一定可以取得成功,但是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簡單。”一位地方政府官員說。

企業之間的融合是跨國并購的風險之一。“根據統計資料顯示,中國企業海外并購失敗的原因30%來自于并購戰略失誤及并購目標企業的情報調查疏忽,17%為并購具體策略不當,而53%則是整合風險。”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黎雪榮表示。

美國昆毅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康寧丹(Daniel P. Cunningham)提示說,企業海外并購中經常被忽視的重要一點是并購之后的整合過程,而這往往是影響成功與否的關鍵因素。企業需要充分考慮到國家之間的文化差異,有時候文化的差異會對并購整合的結果產生重大影響。

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師徐衛卿也指出,跨國并購涉及將不同管理水平、資產狀況乃至企業文化融合在一起,而中國企業管理者國際管理經驗不足,往往引發并購完成后不能很好地對并購對象進行整合。

黎雪榮建議,作為海外并購的企業選擇并購前,一定要做好市場調查工作,熟悉國外法律環境,制定周密而可行的海外并購計劃。企業在并購時一定要量力而行,保證海外并購活動與企業的整體發展戰略一致,被并購企業與母公司能力相匹配并能優勢互補。其次,并購完成后,需要關注收購企業與被收購企業的文化差異,制定一套切實可行的詳細整合計劃,加強整合力度。此外,還要加強內部人才培養,適時引進一批擁有國際化管理背景的人才。

“(超過50%的中國企業海外并購交易未成功)這樣的數字并不讓人感到驚訝。”美國昆毅律師事務所律師楊漫克(Michael K. Young)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上世紀80年代,美國在亞洲投資的失敗率也很高的。對于任何一個想要去海外投資的企業,都是一個學習的機會。有些公司不愿意獲得獨立的法律咨詢,這樣就很難繞開障礙。他建議想要進入美國市場的中國公司應該嘗試并適應尋找法律相關服務。由于美國法律中的爭端解決領域與中國非常不同,中國企業應該逐漸學會使用美國的法律系統維權。

此外,國際投資保護主義也已經成為中國企業“出海”難以回避的巨大障礙。聯合國貿易和發展組織(UNCTA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日前共同發布《二十國集團投資政策報告》顯示,限制性措施在總的投資政策中的比例,近年來顯著提高。從2000年到2009年,限制性措施在所有投資政策中所占比重從2%增加到了30%,投資自由化和投資促進的措施相應地從98%減少到70%。2005年中海油收購加州Unoca和中鋁增持力拓股權的失敗就是典型的例子。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員張金杰認為,正是由于中國企業太缺乏對外投資及跨國經營的經驗,在如此短的時間里便迅速形成角色轉換,從僅限于小規模的制造業投資,轉變成進行動輒多達十幾上百億美元的大宗資源股權的收購,這種轉變無論我們有多么強的風險意識都是難于全面防范的,因為風險總是防不勝防。

向價值鏈上游發展 提升海外競爭力

如果說2009年中國資本掀起的海外并購熱潮,是源于金融危機之后“抄底”的沖動,那么2010年,中國企業希望通過收購海外企業,來提升自己在價值鏈中地位的意愿更加凸顯。

中國企業在今年延續金融危機以來強勁的海外并購勢頭,在能源礦產、制造業和服務業等諸多領域完成了數百宗高達幾百億美元的跨國并購,反映出在中國經濟轉型階段對國際資源、技術、品牌、管理經驗的巨大需求。

海外并購交易上升的主要動力來自于中國經濟的穩步增長。中國社科院日前發布的《經濟藍皮書》預計,今年中國將維持約10%的高速增長態勢、全年GDP(國內生產總值)突破37萬億元人民幣,經濟總量首次超日,居世界次席。而隨著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中國企業越來越受到自身模式的限制,最終驅使他們到海外去尋找更具成本效益的生產中心,抑或是足以支撐下一輪發展周期的技術。

以汽車行業為例,在過去的十幾年里,中國汽車業走了一條“以市場換技術”的道路,在市場被外國汽車品牌瓜分殆盡的同時,合資的國內汽車企業卻普遍飽受缺乏核心技術、自主創新能力不足的批評。汽車零部件產業相當分散,約20000家制造商,但先進的發動機、變速箱等關鍵零部件技術仍掌握在博世、電裝、德爾福等汽車巨頭及相關零部件供應商手中。金融危機發生后,越來越多希望掌握發動機、剎車和傳動裝置等關鍵技術的中國汽車企業開始聘用投資銀行、管理顧問和律師事務所開展并購。

12月6日,北京太平洋世紀出資超4.5億美元購得通用旗下擁有超過104年的悠久歷史和1000多項專利的轉向系統子公司耐世特,這也是中國汽車零部件行業最大的一筆收購?!度A爾街日報》稱這起交易具有里程碑意義,將大大縮小中國和世界其他國家的技術差距,這也是京西重工2009年1億美元收購德爾福全球汽車懸架和制動器業務的延續。吉利汽車在收購沃爾沃之前也斥資4000萬美元,收購福特旗下的澳洲變速箱制造商DSI。近期又傳出北汽、華晨、江淮等中國汽車企業競購意大利著名汽車設計公司平尼法瑞那的消息。汽車分析師賈新光表示,這表明中國車企正在往產業鏈的上游移動。他認為,中國車企還應該投入更多的資金和精力到拓展實驗、鑒定等領域。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所所長陳小洪指出,中國企業已經進入到海外投資和收購的階段。陳小洪認為,從宏觀來說,各國海外投資大致可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國家很窮,外國人不來投資,而該國也不可能出去投資;第二個階段是作為成長中的市場,會吸引一定的國外投資,但因實力問題,對外投資仍有限;第三個階段是國外投資和對外投資同步發展;第四階段則是投資流入越來越少,而對外投資越來越多,最終成為以對外投資為主的國家。

“中國已經進入對外直接投資與吸引外商直接投資二者之間的規模逐漸達到1∶1的水平或者相對平衡的階段。”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日前發布的2011年《世界經濟黃皮書》指出。

“中國公司仍然處在創建全球企業的最初階段”,劍橋大學教授彼得•諾蘭則認為,盡管最近幾年中國最大的一些公司迅速增加了對海外資產的收購,但中國的對外投資的總金額還明顯不足。同時,中國在歐美等高收入國家的投資總額不到中國所吸收的外資總額的5%。此外,雖然中國企業在經歷了前幾年并購的成功與失敗之后,并購經驗有所提高,但事實上,中外跨國公司總體實力還存在巨大差距,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家中國最大的石油公司海外資產總和為134.87億美元,僅相當于英荷殼牌公司海外資產規模的6.85%。

在諾蘭看來,中國下一個五年計劃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有效地提升中國企業在海外的競爭力,使之能夠真正地“深入”西方高收入國家。

展望未來,業界人士均對中國海外并購交易的增長保持樂觀,認為隨著中國在全球經濟中地位變得日益重要,中國的企業投資者紛紛尋求擴大海外市場份額的機會,因此中國的海外并購交易也將更加頻繁。通過收購獲得品牌和先進技術也是中國海外并購的主要動力。

在全球資本的浪潮中,中國企業正在以海外并購的方式,加緊融入世界的步伐。這個過程也許是始于“抄底”的沖動,但必將回歸于理性地打造全球化企業的軌道中去。

相關鏈接

2010年中國公司海外并購主要案例

2月4日,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9.56億美元收購英國Apax Partners LLP 2.3%股權。

3月4日,中國工商銀行(4.24,0.00,0.00%)股份有限公司以4.53億美元收購泰國ACL銀行公眾有限公司80.74%股權。

3月14日,中國海洋石油國際有限公司以31億美元收購阿根廷Bridas Corporation 50%股權。

3月28日,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18億美元收購沃爾沃汽車公司。

4月12日,中國石化集團國際石油勘探開發有限公司以46.5億美元收購美國康菲石油公司擁有的Syncrude Canada Ltd 9.03%股權。

4月18日,洪橋集團有限公司以3.9億美元收購巴西Sul Americana deMetais S.A。

5月13日,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7.99億美元收購加拿大畔西能源信托公司(位于艾伯塔省德油砂資產)45%股權。

5月13日,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4.25億美元收購加拿大畔西能源信托公司5.24%股權。

5月18日,中國國家電網公司以17.21億美元收購巴西Plena TransmissorasSA旗下7家巴西輸電公司。

7月13日,山東鋼鐵以15億美元收購英國非洲礦業公司股份。

8月23日,中國石油與英荷皇家殼牌集團以31億美元收購澳大利亞的Arrow Energy股份。

10月7日,中金嶺南以1.84億加元收購加拿大Globe Star股份。

10月8日,中國石化以71.09億美元收購西班牙雷普索爾40%股份。

12月6日,北京太平洋世紀汽車有限公司以4.2億美元,收購美國汽車零部件企業耐世特Nexteer100%股份。

12月9日,國家電網公司以31億巴西雷亞爾(約合17億美元)收購Elecnor SA等七家巴西輸電公司股權。

亚洲手机看片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