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欄目: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主頁 > 公司新聞 > 海外公司新聞 >

海外投資須小心“非常規暗礁”

來源:注冊公司??點擊率:次?日期:2011-08-05 22:22

“中國企業在美國吃了多少虧,我都數不清楚了。這體現了非常規風險對中國對外投資的巨大影響。”近日,南方都市報聯合益海嘉里食品營銷有限公司,在深圳主辦了第二期“南都總裁讀書會”,并邀請商務部梅新育教授講述海外投資,他提醒在場的20位知名企業總裁說,海外投資雖然充滿機會,但各種新型非常規風險和商業風險亦不能忽視。

人民幣升1%,對外投資損失40億

“2009年,全世界直接投資下降43%;但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反而增長1.1%。”梅新育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最多的投資還是集中在發展中國家和地區,以及新興工業化經濟體。但其中面臨的巨大風險也隨之而來,梅新育將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風險劃分為商業風險和非常規風險。

梅新育解釋說,商業風險主要是貨幣錯配,以及由此造成的匯率和信用風險。

“關于貨幣錯配,以及由此造成的匯率風險,我在2008年做了一下估算,如果按2007年末的情況,人民幣升值1個百分點,我們對外直接投資存量,凈值要損失差不多40億。”

梅新育還補充說,貨幣錯配的風險,不僅僅在于貨幣錯配本身,還在于企業風險高負債發展模式,它大大放大了貨幣錯配的風險。如果哪一個具有系統重要性的企業,它負債率太高,陷入貨幣錯配風險,以至于不能支持而倒下,那么可能對市場造成非常重大的沖擊。

海外投資的“非常規風險”

“我們每天新聞里面都可以看到非常規風險。中國企業在美國吃了多少虧,我都數不清楚了。目前,我們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非常規風險特征是什么呢?”梅新育認為主要有四個方面。

第一是傳統的戰爭風險轉向和平環境中的風險,包括貿易保護主義和國內政爭的策動。“

第二是征收風險。公開、直接的征收風險總體降低,但是蠶食式征用(間接征用)風險相當突出。蠶食式征用風險,它就說名義上不征收,但讓你沒法自如地管理運用這筆資產。而更突出的是,經濟危機時,東道國在“反危機”名義下的征收風險已經浮現。“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平安集團投資富通的案子,損失100多億人民幣。我當初給它定義,是新中國建立以來遭遇的最大的海外征收風險的案子。”

第三是匯兌限制風險。“也就是說,東道國限制你把企業經營的利潤等等匯回。在部分金融危機高發國,這種轉移風險仍然較高。搞資源開發的企業,需要注意這點。”

第四是第三國干預風險等新型風險顯現。“這種風險,它通常來自美歐等國家對中國在第三國(基本上是發展中國家)直接投資項目的干預。”

“廉價成本”風險更大

中國企業跨國經營,風險為什么這么高呢?這有產業結構原因,也有后發劣勢的原因。因為后發劣勢,迫使中國企業和員工走向動蕩國家和地區市場。

梅新育提醒,中國企業往往習慣了由政府來擺平勞工權益的問題,到國外就會遇到麻煩。中國的企業特別是制造業企業在投資時,需要跳出片面追求廉價人力、土地成本的誤區。因為單純是廉價人力、土地成本的國家和地區,一般也是宏觀經濟穩定性比較差的,匯率風險和商業性風險偏及非常規風險也偏大。

“我們可以拿東南亞某經濟體舉一個例子。2009年,全世界總共只有12個國家經濟實現了增長,該經濟體是其中之一,而且增長還名列前茅。但她抵御收入性通貨膨脹等外部沖擊能力較弱。”

“2002年—2009年該經濟體的通脹數據分別是:4.1%、3.3%、7.9%、8.4%、7.5%、8.3%、23.1%和6.7%。普遍高于亞洲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平均水平。而為了維持出口價格的競爭力,該經濟體有較強的本幣貶值傾向,進一步加大了收入性通脹的壓力。這樣一來,勞工群體實際收入和生活水平波動就比較大了,勞工權益的問題也就更易突顯。”

演講最后,梅新育還補充說,企業進行海外投資時,也要注意政府對離岸公司的管理變動。“這幾年,在我們的對外直接投資當中,離岸公司扮演的角色越來越大,但日后政府可能會在這方面有一些規范。大家在運用的時候,也要考慮政府會加強監管的因素。只有考慮到這一點,才能夠做出正確的決策。”

注冊公司-|誠信|快速|低價
免費熱線:400-9689-122
服務電話:021-51096358
交通:上海市靜安區長安路1138號華東大廈26樓
亚洲手机看片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