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欄目: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主頁 > 公司新聞 > 公司法規 >

山東破特大虛開發票案 涉案22億元卷宗裝兩車

來源:注冊公司??點擊率:次?日期:2011-08-06 00:40

東營市公安局于2009年6月30日立案偵查的“6·30”特大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是近年來全國罕見的,也是山東省有史以來涉案金額最大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

至今,此案仍可謂余音繞梁未絕,截至記者發稿日,仍然有來自全國各地的犯罪嫌疑人陸續落網。

偵查與反偵查

2009年6月,黃河水城東營,荷稻垂香,生機盎然。6月29日上午,一份由東營市國稅局移交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線索引起了東營市公安局的重視。

按照東營市公安局的安排,經偵支隊民警迅速對此案進行了初步調查,并于當日抓獲了犯罪嫌疑人王某。經審得知,王某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經中間人介紹,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700余萬元。

在隨后幾天的調查中,案情的重大程度出乎辦案民警的意料。偵查員通過對涉案企業、銀行、國稅部門扣押、查詢、調取的相關資料進行分析、審查,發現了大量的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線索,金額非常巨大。

至此,一個特大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露出冰山一角。

意識到案件的復雜性后,東營市公安局抽調精干力量成立了“6?30”專案組,全面鋪展掌控案件脈絡,并迅速查明:自2007年1月至2009年6月,犯罪嫌疑人舒某等人利用山東順風工貿有限公司、山東龍輝工貿有限公司的名義,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采取向中間人支付開票費的方式取得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然后再通過向中間人收取開票費的方式,大肆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公安機關進一步查明,這家公司招聘的不少員工對所屬公司的真實業務一無所知。在招聘時,這家公司對應聘人員聲稱是做鋼材生意的,而倉庫都在外地。

“這伙人過去都曾經從事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當,相當職業化。”東營市公安局副局長周海林說,在稅務部門進行檢查后,主要犯罪嫌疑人就逃竄到外地,銷毀賬本,有的不僅切斷與同伙的聯系甚至也減少了與家庭親友間的聯系,表現出較強的反偵查意識。

盡管假發票團伙具備較強的反偵查意識,但東營市公安局的民警依然借助各種信息化手段的應用,準確地掌握了這伙不法分子的動向。案發后第二天,警方便將潛逃到山東省濟南市的4名主要嫌疑人抓獲。

“在部分犯罪嫌疑人被抓獲后,其余犯罪嫌疑人同樣聞風而逃。以各種方式對抗公安機關的抓捕。”負責抓捕工作的民警聶仁鵬對記者說。

據東營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支隊長蔣慶剛介紹,近幾年,有的地方產生了零星的發票犯罪“專業村”,由于從事發票不法行為的人數相對集中,地域性、家族化傾向明顯,經常發生暴力抗法事件,增加了抓捕的難度。

鑒于以上原因,公安部門在精密部署后,展開全面抓捕行動:

7月1日16時,這一團伙的核心成員舒某在濟南被抓獲;

7月2日至14日,5名團伙主要成員相繼落網;

9月22日,遲某在山東省濟南市國際機場被抓獲;

10月21日,郭某在山東省濰坊市被抓獲;

10月26日,張某在山東省濟寧市被抓獲;

11月14日,警方乘勝追擊,東營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涉稅大隊大隊長王宏亮帶領的抓捕小組從陜西省西安市傳來捷報,經過連續幾個晝夜的布控,一舉將隱姓埋名藏匿的陳某抓獲。

至此,這起涉案金額達22億元,由公安部掛牌督辦的“6?30”特大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告破。

公安機關查明,犯罪嫌疑人涉及地域廣、同源性(地域、家族)明顯。嫌疑人主要分布在河北、河南、陜西、黑龍江、北京等省市及山東的青島、濟寧、濱州等地,涉案人員多為同鄉,彼此之間互相介紹通過兩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據了解,參與辦案民警分赴北京、天津、黑龍江、河北、河南、陜西、濟南、青島、濱州、濟寧、濰坊、聊城等地實施抓捕,行程47000多公里,摸排走訪群眾1200余人次。

卷宗裝了兩車

記者了解到,此案的取證工作與抓捕一樣,一路斗智斗勇。

王宏亮認為,這一團伙之所以能將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業務做得這么“大”,是因為其采取了一套“資金交易偽裝到位”的財務操作手法,能將并不存在的“賬”做得很完美。

“涉案人員中的絕大多數都是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為主,從中獲取暴利并向更多的人介紹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手法,提供渠道。不法分子為制造有貨物交易的假象,采取多種資金走賬、記賬方式,以此掩蓋支付、收取開票費的情況,調查資金真實流向的難度較大。”王宏亮說。

專案組資金查詢組負責人王曉乾告訴記者,犯罪嫌疑人往往通過中間人來實施發票犯罪,此外犯罪嫌疑人不僅擁有多個銀行賬戶,而且經常通過網上銀行進行交易。

發現這些作案特征后,王曉乾和他的同事度過了一段不眠不休的日子,在對上百個可疑銀行賬戶進行仔細核查后,逐步掌握了不法分子的資金流向。

記者了解到,辦案期間,銀行資金組偵查員冒著夏日的高溫,連續兩個多月吃住都在辦案點和銀行庫房,未休息一天時間,每天面對電腦長達16個小時,將涉案資金流進行認真的梳理,共計梳理資金12630余筆。他們還先后趕赴臨沂、濱州、北京、上海等地銀行系統進行查詢,行程6500余公里,調取各類銀行證據1150余份,為偵破整個案件提供了強大的數據支持。

“尺把高的銀行資料把床都堆滿了。”王曉乾說。

在案件移送檢察機關的那一天,專案組成員長長舒了口氣――跟案件有關的卷宗整整裝了兩車。

“光裝訂這些材料就花了10天,用壞了3把錐子。”王曉乾說。

這樣的辛苦并沒有白費,取得的成績也是一目了然。

“一共搗毀了遍布全國的虛開網絡25個,斬斷虛開鏈條116個,行程10余萬公里,抓獲犯罪嫌疑人31人,其中一審宣判26人,另案起訴2人,移交管轄3人,現還有5名同案犯罪嫌疑人被上網追逃。”王宏亮說。

高科技定證據

記者了解到,經濟偵查,向來以技術含量高而著稱。此次特大發票犯罪案件由于其涉案人數多、金額大,再加上不法分子“經驗”豐富,熟練使用各種科技、財務技術手段,進一步加大了偵破的難度。

事實上,在稅務部門首次大規模核查時,公安部門已經悄然介入,但并未公開,“警覺”的不法分子仍然即刻逃逸。

“我們充分利用了信息化建設的成果。通過各種信息平臺,在第一時間內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相關信息并鎖定了嫌疑人及相關的犯罪證據,迅速將其抓獲。”蔣慶剛說。

專案組成員通過深入調查所掌握的扎實證據在法庭上充分發揮了作用。此前,有一名“零口供”犯罪嫌疑人到案后拒不認罪。但是,在法庭上,面對公安機關所呈現的扎實證據材料,當庭承認有罪,最后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

蔣慶剛告訴記者,專案組在審訊方面也開拓創新了銀行資金查詢法,通過調取相關銀行開戶信息、網上銀行交易信息、資金交易信息,通過與人口、身份、車輛信息分析比對碰撞,在確定犯罪嫌疑人身份、詢問犯罪嫌疑人、固定犯罪證據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也為日后偵辦此類案件犯罪證據的收集提供了很好的借鑒,提高了公安機關在偵辦此類案件中獲取相關線索的能力,拓寬了思路。

“此案的成功偵辦,凸顯了東營民警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的工作精神,是東營公安新時期、新形勢下應對新挑戰的體現。”東營市公安局局長張俊海說,“隨著經濟的飛速發展,各類經濟犯罪案件呈高發態勢,東營市公安部門面臨著空前的壓力,全市公安機關將緊緊圍繞打造‘最平安城市、最安全油區、最和諧環境、最滿意警隊’的‘四最’目標,深入推進以社會管理創新、公安信息化建設、執法規范化建設、和諧警民關系建設為主要內容的‘四項建設’,努力造就一支政治堅定、紀律嚴明、業務精通、作風優良的高素質隊伍,贏得這場戰斗的勝利。”

利益鏈難斬斷

近年來,發票犯罪大要案件時有發生,東營市公安局副局長周海林向記者分析了其中的主要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法律意識淡薄。此類案件的大多數被告人不懂刑法和稅法知識,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的性質和后果缺乏應有的認識或是一知半解,有些被告人甚至認為只要發票是真的,虛開沒有問題,從而走上犯罪道路。”周海林說。其次就是經濟利益驅動。一些企業和個人為了攫取更多的經濟利益,在利益驅動下,置國家法律于不顧,鋌而走險,以身試法。

據專案組民警介紹,在本案中,辦案人員查出的涉案企業多達1200家,不少企業都是當地正規開辦的企業,規模較大,對增加地方財政收入有一定的貢獻,給打擊工作也增加了一定的難度。

資深注冊會計師褚文華也認為,虛開發票背后存在巨大的買方市場。有倒賣、虛開增值稅發票者,必有違法接受虛開、倒賣增值稅發票的企業,買方和賣方連接,才構成了一條違法鏈條。“現實中,由于地方保護主義的存在,買進虛開增值稅發票的受票企業很難被嚴懲,這就導致滋生犯罪的土壤無法得到真正鏟除。”

周海林說,當前對于增值稅發票的管理制度也有待完善。國家對增值稅專用發票實行抵扣稅款制度,但在實際操作中,管理、稽核、監控工作還有不到位的地方。要遏制虛假發票犯罪,稅務部門要嚴格專用發票的發放管理,根據商貿企業上報的預計年銷售額認真核定使用專用發票的數量和限額后再予發放;對新辦企業的營業執照、法人代表、辦稅人員身份證及經營場地等證件、資料要按照有關規定和程序進行審核認定;稅務部門在采取簡化增值稅專票的購領和申報手續等便民措施的同時,注意管理環節,以防不法分子有機可乘。

亚洲手机看片av